Story

第五章-寺院(下篇)

第五章-寺院(下篇)

匠鬼的雙腳依然不聽使喚的顫抖著,連眼睛都來不及眨,一個瞬間!牛鬼武士已經來到了眼前,巨大化後的身體,給人無比強烈的窒息感,當下的匠鬼完全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感覺身邊一切的聲音都靜止了,只聽的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聲,腦袋一片空白…還沒回過神…牛鬼武士的重拳,就如風馳電掣般地往匠鬼臉上打去,這一記猛拳,把他直接打飛到半空,身體在空中旋轉著,接著又重重的摔下,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 匠鬼根本來不及反應,想不到只是一拳,就讓他幾乎喪失了戰鬥能力,拖著殘破的身軀,倒臥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這時!牛鬼緩緩走近他,咧嘴發出”嘎嘎嘰~嘎嘎嘰”令人發寒的詭譎笑聲,並嘲笑著說:「就憑你~也想要救你女兒,你其實也不過如此嘛,嘎嘎嘰… 放心吧!我會讓你慢慢品嚐死亡的滋味…」接著牛鬼毫不留情的把腳往後高舉,準備再給匠鬼第二次重擊,虛弱不堪的他,用了最後一絲力氣,想抵抗這次的攻擊,保護自己, 但由於牛鬼力氣實在太大了,躺在血泊中的匠鬼,就這樣子,硬生生的被踢飛,跌撞至寺院的大門邊,地面上全是鮮血拖拉過的痕跡,匠鬼的鬥志早已徹底瓦解,一動也不動的趴在巨門邊,此時牛鬼武士也朝著匠鬼繼續走去,嘴裡依然不時的發出”嘎嘎嘰”的怪聲,一邊說: 「等你死了之後,我也會將你女兒的鮮血吸乾,生吞活剝,屍骨不留…」聽到這裡,匠鬼瞬間完全失去理智,當初被惡鬼吞噬的靈魂,突然間釋放出強大的妖氣,身上的「達摩護符」幾乎快要無法抵制這股邪念,四周開始颳起不尋常的怪風,地面也開始高頻率的震動著,匠鬼憤怒的緊握雙拳,大聲斥吼著:「我~要~殺~了~你」更濃的妖氣瞬間從匠鬼身上擴散至整個寺院,就如當初與惡鬼交易之時的紫色妖氣,不斷地繚繞在他身邊,似乎有著另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在支撐著他,匠鬼雙拳撐地緩緩地站起,但憤怒的視線從未離開過牛鬼的身上,這股強大的氣,充斥著邪惡的殺戮味道,正當牛鬼感到相當驚愕之際,匠鬼已經無法控制體內的憤怒與邪念,以疾如雷電的速度,直接衝向牛鬼面前,瞬間爆發的攻擊, 一來一往,幾乎看不清出拳的速度,力道震耳欲聾,兩方妖氣混雜在整個中埕裡,匠鬼自己心裡明白,現在的身驅已經快無法負荷目前的狀態,如果再不給予對方致命的一擊,接下來後果肯定不堪設想,就在此時,牛鬼武士剛好露出了一個極小破綻,匠鬼二話不說,抓緊時機,直接將所有的妖氣與力量灌入拳中,往牛鬼的臉上打去,瞬間…空氣好像凝結似的,武士的面具爆裂、碎片四射,牛鬼似乎也有點抵不住這記重拳,直接被這次吃重的攻擊,往後帶了一大段距離,地上的剎痕之深,激起了巨大的粉塵,仔細一看,原本臉上的面具早就被打得殘破脫落,接踵而來的是,面具下那張白蒼蒼的邪骨臉,怒氣、怨氣、妖氣混雜,整個氣氛與氣勢完全轉變,它所散發出來的邪氣,可說是當初的數十倍,接著牛鬼便用極度低沉的聲音,對著匠鬼說「我要讓你嚐嚐什麼叫做真正的力量!!」牛鬼武士再次衝向匠鬼,這次的速度已經快到肉眼無法察覺,發現時!自己的兩隻手腕已被牢牢抓住,但匠鬼不甘示弱,持續的與牛鬼對抗著,不過它的力量實在太驚人了,趨於弱勢的匠鬼,雙手不停顫抖著,身軀也被它強大的力氣越壓越低,懸殊的實力,讓匠鬼頓時覺得束手無策,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力,此時… …牛鬼背上肌肉開始不正常的扭動、抽蓄,似乎有東西要從底下鑽出來,眼看膨脹的越來越大,幾乎快要撐破牛鬼的背部,但它的表情似乎感受不到一絲絲的疼痛,相反的,好像一切都在它的計畫之中,突然間!唰的一聲~背部肩頰骨上的肌肉瞬間被撐開!兩邊各長出了一隻手臂,抓住了匠鬼的兩隻臂膀,煞那間!匠鬼發現事態不妙,想要抽離,但為時已晚,強大的力氣讓他無法抵抗,就在下一刻,牛鬼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匠鬼左手扯了下來,一股暖流通過肩膀,匠鬼無法相信眼前的畫面,鮮血噴濺整個空間,呼吸也幾乎快要停止,自己的手臂就這樣落入對方手中,隨之而來的是自己淒厲的慘叫聲,中埕裡的血腥慘狀,並沒有讓牛鬼停止攻擊,它更是繼續集中所有的妖氣,使出了「百連拳」,拳拳打在匠鬼的身上,完全沒有防禦能力的匠鬼,就只能吃下它的每一拳,身體已經不再像自己的了,血肉模糊的崩壞身軀,就在自己的眼前,匠鬼的力氣也已經用盡了,但牛鬼的怒氣似乎還依然爆發著,高舉著匠鬼,準備給他致命的一擊,鋒利的指甲、爆筋的拳頭,已往後拉到最底,準備朝匠鬼的頭部攻擊,就在關鍵的瞬間,還沒打中匠鬼之際,天空上方射下一道強光,一雙翅膀從天而降,天狗降臨!! 牛鬼被一股莫名的強烈氣流給震開,完全無法靠近, 眼看著命在旦夕的匠鬼快要撐不下去了,天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將他帶回村莊治療,而匠鬼只能流下無力又不服氣的淚水,漸漸失去意識.   待續.....

Keep reading →

第四章-寺院(上篇)

第四章-寺院(上篇)

 離開了竹林,匠鬼頭也不回的向前行,山路越來越曲折,地形越來越陡峭,一路上看到的雜草, 長度都已長到,快跟一個成年人的高度一樣了,止不住的汗水一粒粒的滴在乾涸的土地上, 終於,到了寺院的正門,高聳的巨門上,佈滿了激烈纏鬥後的血漬與痕跡, 沒有多餘華麗的裝飾,卻給人一股沉重又快要窒息的壓迫感,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開那兩扇將近兩呎厚的大閘門, 第一時間迎接他的是,撲鼻而來的屍臭味… 正當他忍住呼吸,準備繼續往裡走的時候, 匠鬼愣住了… … 寬廣的中埕裡到處都是屍體, 每具屍體的死狀都慘不忍睹, 就像是全身血液瞬間被抽乾,肢體呈現不自然的扭曲, 表情極度猙獰,嘴巴也嚴重變形,雙目無珠,皮膚呈黑赭色, 要不是藉由身上的衣物,真的很難知道這些全都是武士與和尚的屍體, 看到這個場面,匠鬼更是心急,但這時只能壓抑心中所有的疑問, 一心只想著自己的女兒,能夠平安無事~ 現在已經管不了這麼多的他,跨過了無數的屍體,只想迅速的穿越寺院中埕, 而中埕的後方就接著一條又寬又長的穿堂, 穿堂盡頭便是寺院的正殿,那裡充斥著霉味與濕氣味, 越走心理越是覺得發毛,那裡幾乎已經暗到看不見前面的路, 而就在不遠的前方,正殿裡似乎有雙大紅眼,在瞪視著自己… 這股從深處散發出來的壓力,越來越重,妖氣縱橫,與先前的大百足完全不同層級, 此怪之妖氣已強烈到讓匠鬼停下了腳步,不敢輕舉妄動, 汗水不停的從臉頰上滑落,手中緊緊握著狼牙棒, 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搏鬥將會一觸即發, 於是他朝正殿內大喊「我的女兒在哪裡?」話都還沒說完,正殿內突然有一團白色的物體快速的射向自己, 由於穿堂內光線昏暗,匠鬼根本來不及反應, 回過神,發現全身上下早已動彈不得,再仔細一看,原來身上都是白色的黏稠絲液, 正當匠鬼懷疑身上這些絲液是什麼的同時, 殿內傳來一陣巨大嘶吼聲,震耳欲聾的音波傳遍了寺院的每個角落,...

Keep reading →

第三章-竹林

第三章-竹林

在前往大百足所指引的路上,不知道走了多久? 也忘了多久沒有進食? 只知道「寺院」是他目前能救女兒的唯一生機, 所以他就這樣無止盡的狂奔,直到眼前的景象震懾了他的腳步! 一整片看不到邊際的竹林,每隻竹都將近五呎寬,高度更是無法估算, 抬頭望去,已經無法判斷現在是晝是夜,想要窺探竹林的深處,卻毫無頭緒, 根本不知從何進入,但心急如焚的他,根本管不了這麼多!只要有空隙,就想辦法突破…說也奇怪… 他越走越累,腳步越來越沉重,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明顯的感受到,這片竹林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說不上來的感受,就好像五臟六腑被人壓迫著, 更讓人費解的是,似乎有成千上萬的雙眼盯著自己看, 正當自己快要被這股力量吞噬之際…一陣低沉又極具貫穿的聲音傳來耳邊:「來~者~何~人?」 竹林太密太廣,這聲音就彷彿是從天上傳來的,匠鬼勉強拖著沉重的身軀,試圖找出音源, 卻再次傳來:「竟敢踏入我的結界!」 聲音才剛結束,一雙逆著光的巨大羽毛翅膀,在眼前的竹林山嵐間緩緩降落, 迷霧慢慢散去,「牠」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 匠鬼瞇著眼,試著努力想看清究竟是誰? 赤面高鼻,手持羽扇,體態魁梧,鷹之雙翼, ……『天狗是也~』 憤怒的天狗,怒視著匠鬼,並打算不教而殺於這位不速之客, 這時的匠鬼根本無力抵抗,就在千鈞一髮之際, 天狗在他身上,嗅到了一絲人類的微弱氣息,也因如此,才得以懸崖勒馬, 匠鬼便藉此解釋一切事情的經過,並表明自己必須得穿越這片竹林。 在了解始末後,天狗慢慢收起高展的鷹翼與煞人的妖魔之氣, 並且非常詫異,為何匠鬼能自由進入自己所設下的結界? 由於這座山,早已妖怪肆虐,人們只能生活在這,唯一被結界所保護的竹林裡, 「而你卻闖了進來!」天狗指著匠鬼斥責著說。 雖然有著惡鬼般的模樣,卻有著人類的悲憫之心,天狗在動容之際, 打算給予一臂之力,幫忙匠鬼找到女兒,不過! 在他看來,匠鬼的時間應該所剩不多, 因為出賣的靈魂正在被慢慢吞噬中,再這樣下去,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Keep reading →

第二章-大百足

第二章-大百足

匠鬼誕生後 追隨著妖怪的腳步 開始尋找女兒的蹤跡 沿途妖氣縱橫,不知不覺走進了一個無人村莊, 村內一片死寂,只有微微的月光與遠方不時傳來的狼嚎,低頭望去,盡是滿滿的血跡散落各處。 突然!唰~的一聲巨響,一個巨大的身影,又快又猛烈的飛撲過來, 立刻纏綑住匠鬼的全身,讓他幾乎動彈不得~ 回過神來,第一時間映入眼簾的是數不清的巨大步足,還有一雙劇毒大夾鉗!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大百足” 百足即是蜈蚣 因其形態奇特 面目可憎 被日本視為妖怪一類. 大百足把匠鬼捆得越來越緊,接著牠迅速張開了嘴上那雙大毒鉗,準備狠狠的將匠鬼一口吞掉…  就在這個時候,怒氣衝天的匠鬼,滿眼血絲、火冒三丈,滿腔的怒火瞬間將大百足的腳與身體開…  接著抓住大百足的身驅,猛力的往地上一甩,接二連三的狂擊,再加上佈滿尖刺的狼牙棒, 一棒一棒的打入牠的體內,在高壓的連擊下,大百足的身驅早就已無法承受匠鬼的攻擊, 並開始一塊塊的粉粹崩解,最後僅剩下頭部,並苦苦哀求著饒牠一命。 匠鬼便問牠,女兒的消息,這時大百足只能用微弱的聲音,顫抖的說:我看到你的女兒, 被帶到山上的寺院裡…。大百足話未盡,匠鬼早已耐不住性子,轉身直奔前往寺院之路。

Keep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