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第七章-將軍(番外篇)

第七章-將軍(番外篇)

平安時代,武士階級逐漸抬頭,並從貴族手中奪權,建立幕府,

而當時那個世代裡流傳著一位叱吒風雲的武將,

就在這個資源爆炸的年代裡,文化蓬勃發展,

有著崇高地位的他,與那琴瑟和鳴的妻子,正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新生命,

夫妻間的喜悅,全洋溢在家中每個角落,

但…卻在一夕之間,整個平安京裡豬羊變色…

不斷傳來各個村莊的慘訊,
東村的農舍裡,上百頭的牲畜一夜之間屍首無存,血跡遍布

北方大河邊的大莊裡,所有的小孩全都不見了,

鄰邊的幾個村莊傳出,許多村民都遭遇殘忍的屠殺,

所有傳來的聲音,都說…

妖怪來了!!

整個日本陷入了大恐慌,妖怪肆虐,慘絕人寰,

沒過多久,武將便接到了天皇所指派的命令,

身為國家的武士將軍,必須擔任起保護人民的職責,

當下的他完全陷入膠著,

眼前是天皇的詔令,身後是身懷六甲的妻子,

鼻頭一陣酸,咬著牙全身顫抖著,忍著淚,

妻子用溫柔的聲音問「剛剛官兵送來的信寫著什麼?

她的關心,讓自己完全的崩潰了!

轉身緊緊抱住妻子,不發一語,淚水早已順著粗糙的臉頰,

滴濕了妻子肩上的衣服,

最後,只留下了一句「妳們等我」,收拾好行囊,便轉身離去…

這次任務目標,是位於山頂的寺廟,

聽說那裡妖氣縱橫,黑雲罩頂,所有的妖怪都盤據於廟中,

武將帶領著大軍,朝著山頂,一路砍殺著各種奇形怪狀的妖怪,

沿路血流成河,紅色與綠色混雜的鮮血,一灘接著一灘,

經過無數次砍劈的鈍刀,一把換掉一把,

妖怪的嘶吼聲和士兵們的吶喊聲,此起彼落,

他也殺紅了眼,拋開仁慈,劈妖斬怪,

好不容易殺到了寺院正門,宏偉的門板血跡斑斑,

還沒推開大門,前院就已躺滿了許多廟內和尚的屍體,

當初的大軍也剩不到一半的人數了,這些殘兵們,全都集中在門前,

屏氣凝神,所有的目光都一致對向前方緊閉的巨門,

盾面朝前,刀身架在上方,這時周遭瞬間安靜得令人不寒而慄,

就連喘息聲都感受不到,只有一陣陣的怪風,呼嘯的吹著,

大家豎起耳朵,準備接收武將的發號司令,

沒有人知道把門推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此時!武將高舉的刀慢慢落下,這表示正式發動進攻,

所有的士兵抱著必死的決心,大聲的喊著,齊心把門推開,

他知道手下們,喊的特別用力不是為了集中注意力,

而是為了掩蓋心中的恐懼,畢竟這種殺妖的經驗,誰都沒有過…

大門緩緩的被推開了,

每個人都對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寺廟早已變得面目全非,殘破的磚牆與石柱散落四處,

主殿的諸尊佛像也被打碎,

並被疑似蜘蛛網的白色半透明絲狀物纏黏在牆角,

似乎在威脅著人們,就算是佛祖也無法保佑你們,

大家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住,停止了向前進攻的動力,

停下腳步,觀察四周並保持最高警戒,

一位士兵害怕的到處張望,卻看到牆邊有一大坨蜘蛛絲在那邊蠕動著,

正當覺得噁心,仔細一看才發現絲球裡正包裹著一位奄奄一息的和尚,

士兵嚇得不自覺的放生大叫,

大家全部往後看,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當注意力都在後方時,前方正殿深處發出了如野獸般的嘶吼聲,

所有人聽到立刻背部寒毛直豎,
還來不及反應,昏暗的正殿裡已瞬間射出無數道黏稠絲液,

許多人都還沒搞清楚狀況,就直接被擊中倒地,

武將大聲令下,軍隊進入作戰狀態,後方的鐵炮軍迅速的補充彈藥,

所有的炮口全數指向遠方正殿的昏暗處,

士兵們都相當緊張害怕,不知道即將面對什麼樣子的妖怪,

這時武將發現!深不見底的黑暗處,有著一雙發光的紅眼,

靜悄悄地盯著我方的軍隊,感覺好像在等待最佳獵捕時機。


由於大家都不敢輕舉妄動,凝結的空氣,緊繃的神經,

似乎只感受到心跳的震動,連吞口水的時間都不敢浪費,

突然間!一頭名為牛鬼的巨型妖怪,毫無預警的衝了出來!!

大家還沒看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那血盆大口早已齜牙咧嘴的出現在軍隊的眼前,

飛快的速度,讓大家亂了陣腳,

砲口還來不及瞄準就開始七零八落的四處亂射,

前排的武士們,被那鋒利的尖牙瞬間撕裂咬碎,幾乎全軍覆

武將所帶領的軍隊就如同俎上之肉,毫無反抗能力,

等不及鐵炮軍的再次攻擊,在閃避牛鬼第一波攻擊後,

他隨即拔刀衝向牛鬼,

一個側身箭步,繞到其後方殘破的大石柱上,

而牛鬼更是不同於一路上那些小妖小怪,就像是背後長眼似的,

完全掌握了對方的行蹤,馬上用那粗大的蜘蛛毒臂刺向他,

武將巧妙的躲過攻擊!

跳上了毒臂,順著臂膀迅速的跑向牛鬼身上,

奮力一跳,朝著牛鬼其中一腳,用力砍下,

空中旋轉的武士刀,

一道道俐落的刀影,

深綠色的濃濃血液,

一氣呵成!!果然是名不虛傳的流派刀法,

矯健的身手,不斷與牛鬼激烈交戰,

筋疲力盡的身驅換來了這頭妖怪的慘烈嘶吼,

滿地的濃稠血液,似乎帶都著毒性,上頭還冒著許多白煙,

大家對於眼前的景象,早已看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插手幫忙將軍,

而此時牛鬼帶著疼痛與憤怒發出極度低頻的巨大震動聲,

唰唰唰的又快速的躲回陰暗處,看似要等待下一次的攻擊時機。

此刻的氣氛凝結,彼此也都處於疲憊的狀態,

但是卻在這個時間點,從遠方傳來了一個清澈的女孩哭聲,

正當大家疑惑之際,伴隨著嗚嗚咽咽的聲音越來越近,

目前唯一能確定的是…

有個小女孩,

從黑暗中一邊用手背揉眼拭淚,一邊跑向大夥兒,

在還沒搞清楚狀況之前,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究竟是牛鬼的陷阱?還是無意間逃出來的人質?

當大家還在猶豫的時候,

牛鬼突然間!又展開第二次的攻擊,

不過這次的對象是…..小女孩,

武將驚覺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思考了,

於是二話不說的跟著牛鬼一起衝向女孩,

為了保護她,武將抓著女孩細嫩的手,拉到自己懷中,順勢轉身背對牛鬼,

並將女孩推向自己的戰友身邊,

就在毫無防備的劣勢下,

牛鬼頭上的大彎牛角,就這樣從背部穿過武將的身體,

衝破胸前的盔甲,碎片掉落滿地,

他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胸口有股暖流慢慢湧出,輕飄飄的身子,

好像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也幾乎快要忘記自己身在何處,

接著周圍的聲音了也慢慢褪去,反而在腦中出現了跑馬燈,

想起了年輕時的不懂事,

想起了一起奮鬥的戰友,

想起了與妻子的相遇,

想起了給未來孩子的承諾,

想起了… …

好像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不甘心的眼淚,參半著如同櫻花灑落般的鮮血,

不停的滴落在寺院的中埕裡,

連聲爸爸都還沒聽到,就要違背與妻兒的約定了,

她們等的人,之後再也不會出現了…

就義的武將,是大軍們的最後一絲希望,

也是心理的最後一道防線

喪失鬥志的士兵們潰不成軍,

武將的身軀就這樣在大家面前,任意的被牛鬼刺穿高舉著,

接著…所有的將士大軍們全軍覆沒,任務失敗。

元氣大傷的牛鬼,命令妖怪們把小女孩捉回來當人質,

並帶著全部有利用價值的人離開寺院,

牛鬼自己繼續留在寺院中,

一邊等元氣著恢復,一邊看守此處,而小女孩就這樣被帶走了…


軍隊被殲滅的消息慢慢被傳開,

後來也傳到了的妻子的耳中,

崩潰的心,像是被撕裂般的痛,

這種打擊任誰都無法承受,

獨自走到了河邊,紅著眼眶但卻面無表情的她,

右手拿著袖中預藏的短刀,

左手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說「孩子,我們一起去找爸爸吧…
Older Post Newer Post